长明°Elizabeth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愿君以梦为帆,不负韶华。

————♚————

头像@与溺溺溺溺

web@长明_Elizabeth
洛舞焱
一个闲着没事画点画写点文写点字的废柴咸鱼。
(其实是个推歌博主x)
佛系养生老年人。
喻黄/楚路/策瑜不拆逆,其余随缘:)
沉迷原耽,挚爱淮上和priest,其余也随缘:)

【喻黄】一见钟情,再见倾心(End)

*嗯一个小短篇

*喻总生日快乐!

————————————

对于喻文州来说,遇见黄少天,比起命中注定,更像一场意外

——一场命中注定的意外。

那年天气冬天出乎意料的暖和,心想着反正窝在家也没事干,喻文州便决定出门找点事做。踏着午后暖暖的阳光,一手提着晚餐用的材料,一手抱着刚去书店买的书,就这么慢慢悠悠地走在街上,喻文州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样就一直走下去也不错。

可惜这种美好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跟喻文州装了个满怀的黄少天同志用生命诠释了边走路边看书的后果。然而今天黄少天好像是出门前智商下线了一样,直到喻文州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用那种苏死人不偿命的声音问他,“你没事吧?”的时候,他才猛地反应过来。

我是不是作了个大死?黄少天这样问自己。他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喻文州,在发现对方并没有露出恼怒的神色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没没没那个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刚刚看书看太认真了所以就……对了你没事吧?”

看着黄少天有点慌张的跟自己解释的样子,喻文州忍不住笑出了声,“放心吧,我没事。我只是很好奇,是什么书能让一个人入迷到连自己撞到人了都没有反应。”

“嘿嘿,”黄少天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笑容满面地扬了扬手中那本深蓝色的硬皮书,“是索克萨尔的新书啦,《死亡游戏》,最近非常火的推理小说。”喻文州听闻他的话,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索克萨尔吗,“哦?你是他的粉丝?”

“对啊对啊!索大文笔超好的!剧情和推理也很赞!”一提到索克萨尔,黄少天明显的激动了起来,“你也是索大的粉丝吗不如我们认识一下?我叫黄少天!”

“认识一下吗,”喻文州装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实际上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他很久没有见过像黄少天这样的人了,笑起来的时候很耀眼,就像小太阳一样,让人心头暖暖的,“那么少天,我是喻文州,笔名索克萨尔。请多指教哦。”

黄少天激动的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又哇啦哇啦讲了一大堆,内容无非就是居然勾搭到男神了男神好帅啊这一类的感叹。听完黄少天的唠嗑,喻文州便好心的想请他到自己家吃饭,结果报上地址后黄少天直接激动的蹦了起来,“哈哈哈哈文州我就住在你家楼上啊!”

喻文州惊讶了一秒后也笑了,“那少天以后岂不是随时都会来我家串门?嗯?”

伴着金黄而又温暖的阳光,在黄少天清脆的笑声中,两人一同回了住所。直到现在,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了,喻文州还是没想明白,当时他为什么会如此随便地把刚认识不到两个小时的黄少天带回家吃完饭;而黄少天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如此随便地跟着才认识不到两个小时的喻文州回他家。在多次讨论无果的情况下,张佳乐一语道破真相,“你们这明显就是一见钟情嘛。”

仔细想想,也的确是张佳乐说的那样。不过好像又有哪里不同?

总之从那以后,黄少天便常常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喻文州家蹭饭吃,对此喻文州什么也没有多说,到后来干脆发展成了黄少天买菜喻文州做饭这样奇怪的场面。在这样持续了几个星期后,黄少天才后知后觉的反应到,自己好像离不开喻文州了。

是喜欢上他了吗?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

另一边喻文州也处于极度纠结的状态中。他和黄少天非常合得来,写书时偶尔听听他的意见,却惊讶地发现对方的思路竟和自己的相同。黄少天很了解自己,这是喻文州在思考了无数次后得出的结论。

可是他们才认识不到半年啊。

最后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是在他们认识对方第二年的时候,春节两人是在一起过的,春节完了是喻文州的生日。黄少天那天去外面晃了很久,回来的时候笑着说文州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哦你把眼睛闭上。喻文州也笑着答应了,他刚把眼睛闭上没一会,就感觉到黄少天整个人凑了过来,嘴唇轻轻地贴在他的唇上。一睁眼就是黄少天明媚的笑容,“怎么样啊文州,这个生日礼物喜欢吗?”喻文州抬手揉了揉他的碎发,把他一把拥在怀里,“嗯,非常喜欢,谢谢少天。”

正所谓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