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明°Elizabeth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愿君以梦为帆,不负韶华。

————♚————

头像@与溺溺溺溺

web@长明_Elizabeth
洛舞焱
一个闲着没事画点画写点文写点字的废柴咸鱼。
(其实是个推歌博主x)
佛系养生老年人。
喻黄/楚路/策瑜不拆逆,其余随缘:)
沉迷原耽,挚爱淮上和priest,其余也随缘:)

【喻黄】The Game of Death(一)

我终于更新了……。
第一章主要是游戏设定,看不懂可以评论,不涉及剧透我都会解释的。
闺蜜组已上线,喻总上线倒计时【1/3】。
求关注求小红心☆_☆

——————Begin——————

黄少天睁开眼睛,头顶的白炽灯明晃晃差点闪瞎了他的眼。他略有些吃力地支起身子,强忍着浑身的酸痛环视四周。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四面墙上各有一扇禁闭的门;房子的正中央堆着几个上了锁的大箱子。还有其他倒在地上的人也在陆陆续续地醒过来。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多余的人或物。

所有人醒来都是一副茫然的样子,带着小心翼翼的神色相互打量着。黄少天眯了眯眼睛,都是被莫名其妙弄过来的啊,这就麻烦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把他们带过来的,关在房间里什么都干不了。

对于来到这个房间的过程,黄少天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只记得他就是游戏打着打着肚子饿了出门买包泡面,回来的路上感觉挨了当头一棒,两眼一黑,睁开眼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黄少天摸了摸隐隐作痛的后脑勺,暗暗骂了一句,把对方全家上下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骂完解气了,才有功夫闲下来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多年来打JJC的经验让黄少天很快地冷静了下来,从“敲里吗我为什么会在这种鬼地方”的吐槽模式进入到了“妈卖批我要怎么出去”的思考模式。出去是不可能出去的,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出去的。那么所有人都被绑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想把他们困死在这里就太没意思了。黄少天再次环顾四周,墙壁一片雪白,连个窗户都没有。他抬头望向天花板,顿时怔了怔:四个角各挂着一个广播。

这里所有的东西应该都是有用的吧?广播、门、箱子……黄少天微微皱眉,右手食指轻轻刮了刮鼻子,这是他在思考时下意识的动作。“总感觉还少了什么啊……”他低着头自言自语道,“房间里除了人还有什么被我漏掉了吗?”黄少天忽然猛地抬起头:等等,人?

他急忙仔细地看了一圈,点了一遍人数,十五人。算上自己十六人。再一数箱子,好嘛,也是十六个。

果然有鬼。黄少天靠着身后的墙壁,扭扭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等着“好戏”开场,毕竟除了干等他也无事可做。

——不对,他还是有事做的,他可以等人。

想到这里,黄少天勾勾嘴角,那个背影他可绝对不会认错,他相信对方也看到自己了。敌方英雄还有三十秒抵达战场。

他靠着墙,努力地让自己放松。他的眼皮子越来越沉,就快要进入梦乡时,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黄少天!你睡傻了吧!”

敌方英雄抵达战场了!黄少天一个激灵被吓醒,睡意全无,微微仰起头,就见一张放大了n倍的大脸杵在那儿跟自己大眼瞪小眼。

——靠夭啊,张佳乐,果然是你。

损友见面,不损几句完全不是黄少天的风格。他伸手糊住了张佳乐的脸,把那张令他恐惧的大饼脸往后一推:“二乐你又胖了十斤不止吧是不是春卷皮吃多了?”  不然为啥你的脸大了一圈。

张佳乐拍开了黄少天的咸猪手:“你妹啊,你才胖了十斤不止!还有不要用你的爪子糊你乐爷的帅脸!”

“切,说的好像我很稀罕一样。”后者撇撇嘴,被张佳乐拍开的手中途拐了个弯,搭上了对方的肩膀,“你怎么会在这?”

张佳乐顺着黄少天搭自己肩膀的动作在他身边坐下,转过头直勾勾地盯着他:“你为什么不先说说你是怎么来的?”

听见张佳乐的话,黄少天忽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张佳乐眼皮一跳,心说哇塞完蛋要出事。小心翼翼打量着黄少天的神色,那人低垂着眼帘,表情被白炽灯打下的阴影遮盖着,明暗交错令人恍惚地看不清。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一下地轻刮着鼻梁,薄唇微抿。没一会,黄少天抬眼瞟了一眼一直盯着他看的某人:“你对来这里的过程也没有印象对吧?”疑问句,但是语气仿佛是在陈述某个事实。

张佳乐先是一愣,旋即无奈地摊摊手:“被你发现了。”心里则对发小惊人的洞察力有了新的认识。他自认为表现的很自然,可黄少天还是从他的只言片语中迅速提取出了信息,用极短的时间就推出了事实——他同样对来到这个可以称之为“密室”的地方没有印象,所以才会把这么一个答不上来的问题抛回给黄少天。

得到了张佳乐的肯定回答,黄少天身周的正经气息就如退潮一般“哗”地散去了,转而换上了平日那副二不兮兮的欠揍样:“奶奶的,我肯定是跟你待久了才会被你的非酋体质传染,不然地球几十亿人口只挑十六个人为什么偏偏就挑中我?”

“有空在这儿纠结为什么上帝会选中你,你还不如想想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张佳乐对于黄少天有事没事就嘲讽自己非的行为很不爽,白眼一翻,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

“能怎么办?凉拌!”黄少天靠着墙,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一瘫就懒得动了,不过对方是友军,他还是很善良地提醒了某非酋一句:“看见天花板上的那四个大广播了没?一会你说不定可以从里头听见咱们高中教导主任的声音。”

张佳乐不是傻子,听到黄少天的话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松了口气,也学着黄少天一个葛优瘫瘫在墙边不吭声。

两人在角落旮旯里瘫的开心瘫的愉快,与周遭绝望得要死要活的气氛格格不入,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默默地注视着他们。

带着电流嘈杂声响的电子音从广播中传出,突兀的在房间里响了起来:“欢迎各位玩家来到本次游戏。”

人群霎时间安静了下来。黄少天和张佳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坐正了身子,仔细聆听广播中传出的毫无感情的声音:“本次游戏共十六名玩家,限时三十天。若三十天内无人逃脱,则全员出局。

“玩家由地图正中央大厅往各个房间出发,地图为5×5正方形,每格随机为走廊或房间,出口位于地图最外圈。每名玩家最多可在大厅停留一天,最后一名玩家离开大厅后大厅自动关闭,不再开启。

“每名玩家每天可获得一次掷骰机会,点数将决定可开启的门的数量,当日内没使用完的点数将在隔天自动清零。

“最后,仅限前三名找到出口的玩家成功逃脱。每有一人逃脱,逃脱时限减少两天。

“补给箱开启,掷骰系统开启。

“游戏开始。”

评论(1)

热度(10)